9696 – 中文站 | 科普文章,文史知识,英文演讲和英文书籍

其他

习惯性说谎者贝志城

上次我谈到,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白马酒店》对铊中毒的症状和铊投毒的方式描述得非常准确,被称为铊投毒教材;国外有很多案例都是凶手看了这本小说后得到启发,才想到用铊来投毒。贝志城对此很不以为然,说《白马酒店》对铊中毒症状和铊投毒方式的描写有很多的错误,看了之后能做出铊中毒诊断..

对朱令案的四个常见误解

我上次指出,贝志城对朱令案一直在讲假话、散布各种谣言,言行很不正常,希望他能够给出解释。贝志城在推特上针对我的质疑发了一条推文,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只是对我破口大骂。这说明他没法为自己辩解,所以老羞成怒。他还继续散布老掉牙的政治谣言,说我是周永康的人,是周永康一直在支持我。

关于朱令,贝志城为何一直说谎?

朱令去世了,有些人留言希望我讲一讲这个悬案。其实早在10年前(2013年),我已经写过几篇文章分析过这个案子了,分析得很详细。当时有很多人、现在也还有很多人都认为,朱令的同班同学、同宿舍的孙维是投毒的凶手。我当时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驳斥这个说法。人们之所以会有这么坚定的看法,是受到…

朱令头发检测结果可排除孙维是“重点嫌疑人”

2018年马里兰有一名华人利用马里兰大学地质系仪器测定朱令头发中铊的含量分布,在《国际法医学》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的主要结论是,朱令有4个月时间多次摄入铊,有2周时间持续摄入大剂量铊。这篇论文被很多人作为指控孙维投毒的证据,因为他们认为只有同宿舍的人才有条件如此频繁地投毒。

再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

我并不想回应未名空间(MITBBS)上众多帖子,这趟混水只能是越搅越混。而且网络上众人只是一个个帐号,没有人敢用真实身份在上面讨论。我们并不是站在一个公平对等的地位上。在网络上骂人可以痛快淋漓,却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还可以用若干“马甲”,演出一些双簧。平日闲来无聊,开心开心可以。

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

嗯,最近收到一封信。询问关于朱令的事情。本来想把信贴出来的,不过我觉得内容有点不太合适。而且又是英文的,我英文不好,怕理解有误,所以就不贴了。我想大概还有别的同学也收到了吧。去mitbbs看了一下,很热闹,整整讨论了已快一周了。

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

最后多说几句:“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没有“网络”这个东西,你们现在一定都在享受着各自的幸福。“网络”救朱令不死,“网络”让她中毒前后触目惊心的照片唤起无数善良人的同情和关心,“网络”逼迫你们不得不上演拙劣的自辩丑剧而露出马脚,“网络”让如今的你们心神不宁。

童宇峰 – 关于目前解决朱令事件的几点建议

清华大学化学系92级物化2班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一案拖延十一年之久,至今尚未解决。自我班孙维同学2005年12月30日在天涯发表她在朱令事件中清白无辜的声明以来,网络上的讨论非常激烈,在海内外华人圈引起了非常强烈的反响。

童宇峰 – 广陵一曲从此散

转眼离我的大学同学朱令铊中毒十年了。不久前听说她又因为肺部感染住了院。虽然勉强脱离了危险,但是我不知道她顽强而脆弱的生命是否还能再坚持十年,她那坚强而悲伤的父母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日复一日,继续照料朱令十年。写下这些文字,是希望我们还能记得这样一个倍遭苦难的家庭,能尽我们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孙维声明:要求重新侦查,为“窃听器”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2006-01-13

在我的声明发出之后,很多网友认真分析案情,提出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线索,对本案的侦破可能会有很大帮助。我认为尽管朱令中毒距今已隔十年,但如果广泛调查、发动群众、认真回忆并查找一些相关记录和资料,不是没有实现突破的可能。其实,除了朱令家人,没有人比我更希望破案了。

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2006-01-03

我是贝志城,朱令的初中高中同学。朱令大学同学们口中的“谣言”制造者。1995年4月,朱令二次中毒,4月8日我和5名中学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她,我们每次一个进入ICU,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活泼、多才多艺的朱令,头发全秃,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双腿发软,想跑又跑不动。

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2005-12-31

我不太认为此事应当在网上解决,但是既然有当事人作了声明,我也有必要说几句,请朋友转贴到这里。我在这里只指出孙维原贴明显不对的地方。

石毓智:贝志城与《白马酒店》

贝志诚在其《现实不是童话》结尾处有下面这段看似画蛇添足的话。贝志诚这段话的目的很明确,把自己与朱令遭铊毒杀撇清,继续锁定嫌疑人孙维。可是欲盖弥彰,这段话暴露了重要信息,说明贝志诚是重要嫌疑人。

薛钢:25个矛盾点——谈贝志城对朱令中毒事件的论述

在孙维声明发表之后,我们很多同学一直在关注天涯的这个帖子。我也已经就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介绍发表了相应所知的一些事实。与众多网友一样,多年来我们深深痛息于朱令铊中毒这个极其残酷的悲剧,努力支持和帮助朱令苦难而坚毅的家庭,虽然我们没有说过太多。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了网络上对我们另外一位同学孙维的指控。

贝志城: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

这两天因为在微博上看到医患矛盾的争吵,突然有感而发说起16年前的朱令事件。这件我努力过的事情,并没有像小时候听的童话那样有个美满的结局,所以多年来我一直不愿意面对。现在想想,还是应该趁大脑排除痛苦回忆的机制彻底发挥作用前,把当年的事情记述下来。

朱令和她的三个清华室友

这是一段被反复提及的青春,尽管当事者已经或即将进入人生的第50个年头,但人们一次又一次把她们拉回到近三十年前的那个现场——4个清华女生,一间宿舍,如诗的年纪,如梦的大学时光,如歌的同学友情……如果不是一起铊投毒案,这将是她们人生中最为美好的回忆之一,可残酷的现实改变了一切。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2005-12-30

1994年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且因治疗不当导致终身致残,震惊中外。我非常同情朱令和他的家人,也和千百万善良的人们一样,希望帮助朱令,并期望早日找出中毒的原因。当时我也曾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了一些挽救朱令生命的活动。两年后我被卷入此案,公安机关经过了一年多调查最终解除了对我的怀疑。

再问朱令的同班同学童宇峰

童宇峰在2004年还反对让朱令的同学出来指认谁是凶手,因为“连警方都没有找到过硬的证据”,他后来又为何不顾同学之谊出来指认孙维极有可能是投毒者?难道他后来掌握了连警方都没有找到的过硬的证据?如果掌握的话,为什么不公开出来?

贝志诚为什么要撒谎?

发生在1995年的朱令铊中毒案虽然公安部门早在1998年已因“事发两个月后才报案,证据已经灭失”为由结案,但几乎每年都会被提起。最近因为复旦大学投毒案,朱令案再次成为网上和媒体的焦点,公知们乘机要求重新调查该案、公布卷宗,甚至有人在白宫网站上发起请愿要求美国政府把此案“嫌疑人”驱逐出镜。

奇怪的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

除了孙维,其同班同学包括童宇峰也都可以接触到铊盐。童宇峰甚至比其他同学更容易接触到铊盐,因为童宇峰当时的论文导师是郁鉴源,而郁鉴源是管理包括铊在内的药品的分析中心主任。网上一篇以朱令同班同学名义匿名攻击班上师生的帖子《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是这么说的:“郁鉴源,你一辈子在清华混,也算是老油条了。你为何偏偏在课上向二字班提起铊中毒的旧事?

滚动至顶部